暴食症患者長期以過份的補償行為來抵銷過量的食物,多數體形正常,但心靈深感困擾。


她坦言自己是當局者迷,以前減肥不成功,是因為根本就不算胖。受訪者提供圖片


雖然患者感到難以自控,但身邊人嘗試「控制」其飲食,又可能加強他們對減肥的執念;Shirley鼓勵患者尋求專業協助,例如進食失調康復會。


由求學時期開始,到踏入社會工作,整整十年時間,她都「吃不由己」。


站在餐牌前,Shirley腦海裏曾只想到哪些食物難吸收、易扣喉。


許多人認為暴食症患者眼裏只有食食食,肯定是因貪吃才患病,食量一定很大及非常肥胖。但事實上,曾患有十年暴食症的張金月(Shirley),擁有一對大眼睛、瓜子臉,笑容燦爛,和記者的想像完全不一樣。原來暴食行為的誘因,不只是「美食當前,忍唔到口」那麼簡單。

「一次吃掉一條方包和半罐煉奶,加兩大包薯片和一些餅乾。」Shirley憶述患病狀況。「令到自己非常飽,然後去扣喉,這都是在無法自控的情況下發生。」根據香港進食失調康復會資料,平均每星期出現一次暴食行為,通常是高脂、高糖的食物,事後以不適當的「補償」行為,例如扣喉、服食瀉藥,甚至是過量運動來抵銷吃下肚的食物,情況持續三個月以上,即可能是患上暴食症。

從中學時期開始,Shirley和食物的關係,一直在拉鋸着。她形容暴食之時,只嘗到酸甜苦辣,好味與否?來不及去品嚐。為何無法好好享受食物?或許因為暴食往往不是為了滿足胃口,而是用來解決情緒焦慮。

Shirley生於五口之家,她是大姐姐,肩負照顧弟妹的責任。小學三年級,她已是「一家之煮」,殺活魚、剁肉餅,幼小的雙手能炮製一桌菜,非常自豪。但是,父母思想傳統、不善言辭,見到飯煮好了,只叫她把弟妹找回來開飯;不小心打翻了盤子,卻被狠狠教訓了一頓,令她覺得再努力都無法取悅父母、得到認同,「很小就形成了自卑的性格。」

上中學之後,受到社會潮流和朋友影響,Shirley開始將自我價值建立在外表之上。朋友對她說:「我們要更瘦一些,瘦就是漂亮,漂亮就會被愛。」渴望被認同的她聽進了心裏,開始對「肥」感到恐懼,寄望以「瘦」來建立自信。

她跟隨朋友試遍各種減肥偏方,狂喝決明子水、甚至花光所有零用錢買太空艙減肥療程。「試過空腹去焗太空艙,結果事後體力不支暈倒撞向桌角,眼角縫了五針。」她怕了,轉移用心到食物上,開始節食,但過度克制難以持之以恒。在朋友慫恿下,她嘗試了扣喉。「我記得第一次扣喉是有血絲的,很不舒服,但卻以為自己找到了任食唔肥的秘訣。」

然而,開始工作後,扣喉很快由沾沾自喜的「秘訣」變成「魔鬼」。一旦遇上壓力,她就想依靠扣喉來發洩情緒,「變成為了扣喉而暴食,思緒非常混亂。」食量越來越大,是因為扣喉需要;久而久之,她發現自己被食物支配了。最初,她以為吃多少、吐多少能完全由她掌控,「後來像上了癮,嚴重至一天暴食、扣喉七八次,渾身乏力,感覺像被金鐘罩罩住一樣辛苦,沒有出路。」原以為能幫助建立自信的方法,只帶了焦慮和羞恥感。「辛苦工作賺錢買食物,結果吃完之後又要吐回出來,覺得自己很變態。」

事實上,反覆狂食和扣喉,對身體影響極大。根據醫管局資料,由嘔吐引起的食道炎,可導致食道撕裂、出血;亦會導致電解質失衡,尤其「鉀」過低會引致心律不整。Shirley患病時,經常胃酸倒流、聲線沙啞;情緒困擾導致失眠,健康狀況每下愈況,正常社交生活也大受影響。「和別人吃飯會心不在焉,只想着之後如何把食物扣回出來,錯過了與人交流。」

人生陷入低潮,這時她認識了一位朋友,從對方身上慢慢學會如何欣賞人的內在特質。朋友說:「你挺好看啊,笑得好看。」讓她聽見了多一把聲音,開始思考人的價值,難道只建立在外表和別人的認同之上?朋友知道她暴食和扣喉,沒有強迫她控制食慾,反而說她一點都不胖,先吃再說吧。

記者問Shirley,若發現朋友有暴食症,我們應如何是好?她倒背如流地說:「支持鼓勵關心,讚美欣賞認同。」答得有些老土,她笑了出聲。的確,患者就是過份地想要「控制」身形才會壓力過大而爆發。想要脫離這個惡性循環,控制、壓抑患者的情緒和行為都不是辦法,而是必須幫助患者理解內心的癥結,引導尋找專業協助,對症下藥。

Shirley後來在美容院上班,見證無數人為追求美麗不惜代價。「印象很深刻,有一個很漂亮、身材標準的年輕女孩來做抽脂手術,可惜手術儀器出了問題,醫生要用最大號的針筒幫她徒手抽脂,女孩痛到醒了過來。」她目睹整個過程,見到手術後女孩一拐一拐地離開,和數小時前的自信身影判若兩人,有了深刻的反思。

「這麼完美的一個人,為甚麼還要無端端給自己添加傷痕?其實往往是當局者迷。」這句評論別人的說話,也能套用在她身上。以扣喉這種近乎自殘的方式對待身體,永遠不會令自己感到滿意,更別說得到別人的認同。

之後,Shirley有了宗教信仰,慢慢學會「選擇」,從最簡單選擇把哪些食物放進自己的身體開始,到正面地理解別人的說話,扣喉次數逐步減少。「有一次,爸爸見到我在吃水果說:『你這樣吃會死的。』以前我會『選擇』相信他不認同我,但現在會知道他是用自己的方式關心我。」她說,愛自己是一生的功課,先愛自己,才有能力察覺到別人的愛。「有人愛我,為甚麼還要糟蹋自己,令別人傷心?」

記者:馮穎思
攝影:周芝瑩、鄧鴻欣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直擊治療檢查過程‧全方位認識《乳癌》點擊即睇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撐學生】
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《蘋果》
立即按此